首页 中医养生 运动养生 四季养生 食疗养生 养生人群 部位养生 文化 饮食 瑜伽 春季 男性 妇科 舞蹈 理论 健身 夏季 食谱 女性 四肢 孕妇

首页> 正文

拾荒老人收养20名弃婴,如今病危

2017-04-08来源:网友分享 作者:杨傲珊

近日,浙江省金华市一位88岁的拾荒老人突然病倒引发了一场特殊的爱心接力。老人叫楼小英,她与过世丈夫张洪斌40余载先后收养30多名弃婴的事迹感动全城,如今她的病牵动着浙江人的心。楼小英在拾垃圾时突然病倒,被诊断出尿毒症中晚期并伴有心功能衰竭、冠心病、重度贫血等多种病症。她爱心燃烧的一生难道就这样走到尽头了吗?

“李春秀,90岁,500元;将老人,81岁,1000元;王老伯73岁,1000元;任珍小朋友200元……”自从住院以来,很多素不相识的人前来看望楼奶奶,并用各种方式表达自己的心意。楼奶奶收养的儿女们用略显幼稚的字迹记录下这些爱心账。在网络上,爱心接力也在默默进行。金华施乐会在网上发布楼小英病重的消息后,全国各地网友纷纷留言,捐款近500次。目前社会各界捐款10余万元。网友们说,把爱心当成一种习惯在生命中默默坚持,跟丢弃孩子的父母相比,拾荒老人比金子都光亮。

“我们破烂都捡,何况是人呢?”就因为一个简单的道理,这对夫妻默默坚持40余载,正是这种无声的大爱牵动了每一颗小小的爱心。如今病床上,瘦得皮包骨头的楼小英被病痛折磨得睁不开眼睛。病床边,养女张晶晶回忆父母的艰辛生活不停抹眼泪:“家里孩子最多的时候有10多个,没有摇篮但爸妈把我们放到箩筐里。他们舍不得吃,都让给我们。”

早上6点不到出门,一天五六趟,只要有垃圾的地方,楼小英不管多远都要去。她甚至在高龄爬上房顶捡别人不要的边角料。即使困难成这样,年过八旬的她仍从医院的垃圾箱捡回一个奄奄一息的弃婴,取名张麒麟。金华市实验小学附属幼儿园园长范燕青听说小麒麟因为没钱没来上课,于是决定免掉他的学费。但楼小英和儿子张福田没过多久就把捡垃圾、打零工赚来的1700元悄悄打入了幼儿园的银行账号。范燕青说:“从不拿贫穷去索求,是这一家人最打动我的品质。”

记者了解到,孩子们有的被一些家庭收养,美仙、菊菊、晶晶由老人亲自抚养长大。但为了照顾小孩,老人的亲女儿张彩英和儿子张福田都没读过书,已年过四十的儿子至今未婚。如今楼小英身患重病,高额的医疗费让本来拮据的家庭一筹莫展。社会送来善款暂时缓解了手术费的压力,但麒麟因为没有户口而不能上小学的事,让全家人着急。

老人的事迹感动整座城市,老人还被媒体称为“中国希望工程的第一人”。为完成老人心愿,相关部门正抓紧为张彩英、麒麟解决户口问题。甚至有好心人为麒麟联系好了小学。老人的孩子们说,社会真的很温暖。如果有弃婴,他们还会捡回家,把父母的爱心延续下去。

浙江金华88岁的老人楼小英一直靠捡破烂为生,她与丈夫张洪斌在捡废品的同时先后拾到20多个弃婴,并把这些被遗弃的孩子带回到当时市郊一个名叫五里亭的小庙中收养,除了被人领养和因病夭折的,这对年过花甲的夫妻亲手将其中3个女孩养大**,用爱心演绎的“五里亭”故事早在1988年就在全国引起轰动,无数人曾为之感动。1995年11月,丈夫张洪斌因病去世,楼小英一人挑起了家庭的重担。

2006年,82岁高龄的楼小英又收养了一名弃婴,取名叫张麒麟,在社会各界的帮助下,如今7岁的张麒麟的户口问题有望得到解决,即将就读小学一年级。然而,6月29日年事已高的楼小英因尿毒症中晚期及并发症住院,每周须做三次血液透析治疗。如今病情虽已暂时得到控制,但老人身体虚弱。

女儿张彩英、养女张晶晶每日在病床陪护服侍楼小英,儿子张福田和养女张美仙、张菊菊在工作之余也常来到病房照顾,不时也有社会爱心人士前来慰问,这给病痛中的老人带来亲情温暖。另一方面高额的治疗费用也让这个原本拮据的特殊家庭面临更加困窘的境地。

82岁的老伴突发重病,102岁的岳父丧失生活能力,65岁的小姨子没有任何收入,1700元的退休金难以支付一家四口的正常生活。78岁的女婿张贵久靠捡拾垃圾维持生计,邻居们开玩笑:养活着一家子“外人”,是不是太累了呀?老人总是笑着说:“都是我的家人,只要他们过得好,我就知足了!”

看到岳父嘴里流出了口水,张贵久赶忙拿出随身携带的小手绢去擦,“老爷子是不是馋肉啦?”张贵久又笑着把手绢细心地折成方块,揣回兜里。张贵久最了解102岁的老岳父了。杨德本老人的身体逐渐变差,每天晚上至少三次起夜都由张贵久照顾,张贵久有时一宿就睡2-3个小时。老人不能下地走动了,张贵久则伺候在床的一侧,等老人方便后倒尿盆。

这一家四口的平均年龄是81.5岁,年纪最长的是102岁的杨德本,最年轻的是65岁的小姨子杨久荣。8年来,4个老人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他们各有分工。杨久荣负责洗衣煮饭,每天要洗10斤的床单被褥;张贵久则每天早中晚出去拾废品,补贴家用。今年五一的时候,老伴杨素琴和老岳父就想吃上一盘土豆炖芸豆,可那时候芸豆要3块5一斤,实在舍不得买。“等到7月份,芸豆降价了,终于吃上了!”杨素琴说。

老伴去年被诊断出膀胱癌晚期,现在老伴每天插着导管、背着尿袋,家里的经济情况雪上加霜,所有的重担都落在张贵久的肩膀上。老伴去医院换一次导管需要500元,张贵久在旁边静静地盯着医生的一举一动,第二次就可以自己在家操作:一根粗管、一根细管,一手高高提着导管,沾上甘油,一边捻一边往身体里插,最后再涂上碘伏消炎……

为了搞清楚导管要插进身体的长度,张贵久把医生丢掉的废弃导管捡回了家,自己琢磨上面的痕迹。“我紧张啊,这可是往肚子里插东西,整错了可要出人命的!”他的话把老伴也逗笑了。目前张贵久已经成功为老伴下过6次导管。

张贵久每天5点钟出门捡瓶子,“一来是不想让人家笑话我,二来早点出发能捡得多点。”张贵久说,院里住着很多张贵久在沈飞的老工友、老朋友。“但是没办法啊,人应该面对现实,家里人都指望着我,我要想办法解决这些困难。”

每天晚上7时后,人们都吃过饭出来休闲散步时,张贵久则再次拿着袋子出门,找找有没有丢弃的瓶子、废报纸等,快的话也要1个多小时回来。妻子和小姨子看着他的背影总是感觉酸酸的,可是也毫无办法。2公斤塑料瓶能卖1角钱,攒一个星期的瓶子才能收入10元钱,刚刚够买菜用。捡来的废旧报纸杂志,张贵久要先过一遍,留下有书法作品的版面,再练习临摹。

分享到: